南瓜花酱

2011-05-08 20:23 | 作者:原汁原味 | 大发快3|大发时时彩是真的吗吧首发

思念的藤老缠着岁月的树,苦难的记忆老推开时间的门······

五载花秋实,五次草长草谢。

母亲的容颜像柳皮下的柳蕾,被思绪的风一吹,便凸现无尽的亲切和挚。母亲的种种好处、点滴恩惠总使我难以割舍无法忘怀。她的勤劳、善良、节俭,她的坚强,她的逆境中的平和,还有她的南瓜花酱。

在家菜青黄不济时,母亲便自信地告诉我们中午吃南瓜花酱。对酱,我们太熟悉了,但南瓜花酱又是一种什么酱呢?

那时,南瓜刚坐下瓜蛋儿,瓜是无法吃的了,但母亲用南瓜花却能为我们的餐桌上再添风景。南瓜花有雌雄之分,雌花儿是决不能摘下的,因为它连着瓜蛋蛋儿,瓜蛋蛋儿是农家人的一个饱胀的希望,摘下雌花儿,南瓜蛋蛋儿就会化掉死去。雄花可以摘,但又不能全摘,还要留一部分通过蜂蝶或清风为媒给雌花儿授粉。母亲每次都精选四五朵刚绽放的带露的雄花儿,去掉花蒂、花蕊,只留花瓣儿,然后用手撕成不大不小的块块儿,放入锅中,加少许猪油,然后放酱,制成南瓜花酱,气色香味无有企及者。我们兄妹几个将其视若珍品,常以之代鸡蛋酱而食。因为那个年代,虽然家中鸡是养了几只,但鸡蛋是舍不得吃的,却是用来换钱买油盐酱醋的,除非生病才得以有吃鸡蛋的口福,所以我们常常把南瓜花酱当作是鸡蛋酱一样的美味上品,用筷子抿一下花酱放入口中,真是一直香到我们的心里,浸透脾胃!

我敢断言,在我们这里,除了我家吃过花酱外,恐怕不会再有第二家了。

现在想来,正因为母亲的心灵手巧,才使我们全家在那个清苦甚至有些令人悲哀的年代里没感到生活上过分的单调。

清明时节纷纷······”

我领着儿子,手捧着从农民的塑料大棚里要来的南瓜花······儿子轻声问:姥姥她喜欢南瓜花?我说:妈妈喜欢。

儿子虔诚地把南瓜花压在母亲的坟上······一只蜜蜂悄悄地飞来,在南瓜花左右静静地舞蹈。

评论